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 电话:010-62110217
  • 手机:13910554188
  • 传真:010-62113712
  • 邮编:100081
  • QQ:1420378195,457808330
  • 网址:www.fushijian.com
  • www.firstjan.com

阿根廷豆农惜售与巴西豆农“狂欢”,连锁反应必关注

当下对阿根廷和巴西豆农而言,似乎今年的丰收季节颇有“冰火两重天”的差别,同样是新冠疫情蔓延的大背景之下,巴西农民得益于本国货币暴贬以及中国市场需求强劲,不仅赚得盆满钵满,已锁定下一作物年度的预售利润,而阿根廷农民则先是被新政府上调农产品出口关税打乱销售步伐,然后接连遭遇疫情、减产以及重要港口水位下降,尽管阿根廷政府较之于巴西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相对得力,但出口税制的调整,成该国第九次主权债务违约危机“老大难”问题并危及阿根廷经济的一把双刃剑。需要关注阿根廷豆农惜售和巴西豆农大举预售背后的连锁反应,其对于全球大豆、豆粕市场供需结构的潜在影响不容忽视。周四(423日)CBOT大豆收盘上涨。连续第三日上涨,因与中国签订新的出口合同带来支撑;消息人士周四表示,中国计划采购超过3000万吨农作物作为国家储备,以保护本国免受新冠疫情大流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并兑现进口更多美国农作物的承诺。

 

  1、巴西豆农预售强劲锁定两季作物利润,阿根廷豆农则面临惜售囤粮窘境

 

  本作物年度巴西大豆创纪录的快速销售步伐,得益于雷亚尔大幅贬值下的巴西本土大豆价格高涨,以及来自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除了已售出其2019/20年度大豆产量的80%外,巴西农民还提前预售了2020/21年度大豆预期产量的35%,在头号主产区马托格罗索州Sorriso市自有土地农户的大豆销售利润区间20%-25%,租地农民利润率则为15%-20%,南部距离港口较近的农民预售利润率更是高达50%

 

  而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阿根廷而言,调高农产品出口关税初衷则是弥补政府赤字、成为恢复经济中不可或缺的艰难一步,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卷土重来的“国家破产”危机之下,哪怕阿根廷国内新冠疫情并不算最严重的梯队阵营,但或许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不需要多重。而在当前国际原油暴跌、油脂价格重挫的市场背景下,作为重要的油粕出口国的阿根廷,要承受的压力更是不言而喻,因而出现了阿根廷生产商囤粮惜售的“无奈之举”。

 

  2、雷亚尔暴贬助力巴西农民“盆满钵满”,双重征税阿根廷农民“举步维艰”

 

  由于国际原油期价暴跌,加上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强烈影响及巴西进一步降息的预期,市场再次规避风险,雷亚尔受到沉重压力,本周三(422日)雷亚尔跌至历史低位的5.41,较2020年年初贬值幅度逾35%,较2019年高点贬值幅度接近45%。巴西货币的贬值为巴西大豆种植者带来了可观的利润,因推动巴西国内及港口大豆价格飞涨,巴西南部港口的大豆价格几周来徘徊于100雷亚尔/袋(每袋60公斤),较年初涨幅达到35%-40%

 

  而阿根廷新政府将本国大豆、豆粕和豆油的出口关税提高到33%,且官方汇率与非正式汇率之间的汇率差距不断扩大(官方美元汇率为67,而市场汇率则为108-109),等同于双重征税的结果,加剧了阿根廷农民的惜售心理。阿根廷生产商认为,应该恢复豆类和豆粕出口关税之间的差异性,虽然农业是唯一可为政府提供大量外汇的部门,但必须消除国内农产品市场的“内部扭曲”,否则阿根廷将面临农业生产和收入“双降”局面。此外为阿根廷绝大多数港口提供了出入通道的帕拉纳河遭遇干旱,未来数月或持续面临水位下降对于出口运输节奏的影响。

 

  3、作为全球头号豆粕出口国,阿根廷未来油粕出口节奏势必掀波澜

 

  作为全球头号豆粕出口国的阿根廷(其豆粕出口量占世界总出口量的45%),在国际农产品油籽油料油脂价格整体下跌叠加疫情以及的背景下,生产者必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据美国农业发展局估计,为了弥补由于阿根廷生产者/生产商不愿出售大豆而造成的预期供应短缺,阿根廷压榨业在2019/20年度从巴拉圭进口大豆数量,将从2018/19年度的360万吨增加到550万吨;而美国农业部同时预测,2019/20年度阿根廷大豆的最终结转库存为1450万吨,较今年1月份的预估值增加340万吨。而出口税制叠加疫情对于收益的影响,或使得一些运输成本过高的农民放弃种植大豆。当然,阿根廷豆粕因税率及加工企业违约问题而出口下滑,这已经使得美国豆粕间接受益;而在已处于“事实违约”状态的阿根廷国内,经济形势不稳定再叠加政府对于疫情防控力度之严格,将会对未来其油粕出口形成何种程度影响需要加以关注,毕竟阿根廷总统说“在经济和生命之间,我选择生命”。

 

  小贴士:阿根廷进口巴拉圭大豆,通常用于弥补阿根廷大豆作物中的蛋白短缺。由于巴拉圭大豆蛋白平均含量高于阿根廷大豆,与巴拉圭大豆掺混可以让阿根廷压榨厂生产的豆粕达到买家要求的蛋白标准。